福建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寧鄉寧鄉在線紅網寧鄉站
當前位置:寧鄉網首頁 > 文化 > 寧鄉舊話 > 正文

天山下的雪蓮


來源: 今日寧鄉  |  2019-01-08 09:05:46   作者:

68年前,8000多名來自湖南各地的“湘妹子”應征入伍,她們高唱著《八路軍進行曲》一路向西,來到了新疆。茫茫戈壁、蒼涼大漠,她們奉獻出熱血與青春,讓一個原本黃沙彌漫的粗獷世界綻放出柔和、文明的光輝。從此,這群長在湘江邊的芙蓉花化身為盛開在天山下的雪蓮。這8000多名湘女中,有許多寧鄉妹子的身影,她們為新疆做了什么?現在又過得如何呢?為了探尋這段歷史,我們特意到新疆進行實地采訪。

湘女照片(一排右一為謝樹仁)。

湘女伍君明和丈夫合影。

(一)

“這個照片是1954年,在軍區政治部秘書處拍的,當時我十七八歲吧。”一張黑白照片,勾起了謝樹仁年輕時的回憶。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后,時任新疆軍區司令員的王震將軍根據黨中央毛主席指示,率領數十萬將士扎根新疆,屯墾戍邊。為使廣大官兵扎根新疆,王震將軍上書中央,組織動員了大批婦女進疆,參加邊疆建設。1950年至1952年的3年時間里,湖南8000名青年女兵應征入伍來到新疆。家住沙田鄉五里堆的謝樹仁就是這8000多名女兵之一。

生長在革命之鄉,接受紅色文化洗禮,謝樹仁從小就立志要參軍,加上家中的哥哥姐姐相繼入伍,她想穿上軍裝的念頭更迫切了。1951年,14歲的謝樹仁和同學一起步行去長沙報名參軍。“當時,長沙大街小巷貼著從湖南招聘女知識青年到新疆的告示。我們到了西北軍區長沙辦事處填了一張申請表,經過了簡單考試后,第二天我們就領到了一套軍裝。那個軍裝很大很長,上衣都到膝蓋了,但是大家高興極了。” 謝樹仁告訴記者。

穿上軍裝的喜悅,沖淡了即將離家的憂愁。在這群年輕女兵心里,她們對新疆知之甚少,卻隱隱覺得自己身上肩負的重任。在長沙待了一個月后,謝樹仁和其他女兵們向西進發。她們一路乘火車到西安,再坐汽車到蘭州。 當時,謝樹仁被分配到蘭州軍區后勤軍需部計劃室當文書。可是湘妹子有主見,打定了去新疆的主意,就輕易不改變。1952年,謝樹仁和其他女兵們經多方申請,終于被批準入疆。謝樹仁說:“去新疆的時候,一輛軍車上坐了四五十個人,非常擁擠。路上要走一個多月,餓的時候就吃點干糧。走到星星峽這些地方,經常能聽到槍響,因為那一帶有土匪出沒。”

迎著肆虐的風雪,沖破殘匪的襲擾,女兵們一路顛簸到了新疆。還沒來得及洗滌路途的疲累,工作任務就接踵而至。到了烏魯木齊后,湘女們除少數分配到軍區直屬機關外,大部分被分配到天山南北各地。她們中遠的甚至還得騎馬冒著生命危險穿越塔克拉瑪干大沙漠才能到達目的地。年紀小的謝樹仁則被安排到新疆軍區政治部收發室、秘書處等部門工作。謝樹仁說:“在政治部,我們搞勞動積極得很,我那時候力氣大,一個人可以挑一百多斤的重物。”

年輕總有使不完的勁兒,可是高強度的勞動加上惡劣的自然環境,不久后,謝樹仁就病倒了。1952年,因為當時醫療環境差,多次感冒沒有吃藥的謝樹仁最后發展成了全身結核。雖然事后撿回了一條命,但也因此落下了病根,身體時常受病痛折磨。盡管如此,天性樂觀的謝樹仁一刻沒忘自己當女兵的使命。和她同去的女兵中,有些已經分配到了墾區的農場,她們住著簡陋的地窩子,開墾拓荒干得熱火朝天。謝樹仁打心底里十分羨慕,她迫切想在一線干出成績,做出貢獻。當1954年新疆軍區生產建設兵團組建時,領導想留她在軍區政治部秘書處工作,謝樹仁卻堅決要求去兵團農六師的八一農場,到基層搞建設。

被分配到農六師工作后,謝樹仁先被派去自治區氣象學校學習。1957年,當謝樹仁以優異成績畢業時,她原本被分配到石河子氣象臺當臺長。可是湘妹子的倔脾氣上來,她又一次拒絕了。回想起當時的倔強,謝樹仁忍不住發笑。湘妹子“吃得苦、霸得蠻”的性格在她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在農六師八一農場氣象站工作期間,她多次被評為先進,所在的氣象站也被評為全國和自治區的模范站。1960年6月,謝樹仁被調到農六師軍事法院當審判員。她領著4個兵騎馬四處奔波,一年辦案300多件!“文化大革命”結束后,謝樹仁還一人身兼6個部門職務,前前后后清查落實案子1萬多件,讓許多人沉冤昭雪。此后,她在任兵團工會副主席、兵團機關工委書記時,認真、麻利的工作作風深入人心。大家直夸她,湘妹子真是個頂個的能干。殊不知,這些都是謝樹仁咬牙忍著一身病痛,堅持下來的。

(二)

湘妹子潑辣樂觀的性格,為沉悶的戈壁灘帶來了活力。她們住著地窩子,吃著麩皮玉米面,干起活來不輸男兵,正因為她們的到來,戈壁灘上出現了第一代女教師、女醫生、女農技師、女拖拉機手等。在屯墾戍邊的大軍中,湘女們不僅播撒了文明的種子,還扮演著另一重角色,她們在這里演繹了一個又一個悲歡離合的故事,奉獻了自己的青春和愛情。

湘女入疆,其中最主要的目的之一就是為了解決駐地官兵的婚姻問題。當時的兵團里,曾有個不成文的程序“組織牽線,領導談話,雙方談心,服從決定”。湘女戴慶媛曾說,他們的婚姻是道德婚姻。道德婚姻往往意味著犧牲,但90%以上的湘女家庭是幸福的。這與湘女們的付出分不開。在這中間,也有一小部分湘女經過了自由戀愛,與士兵組成家庭,誕下兵二代。湘女伍君明和丈夫鄧偉就是如此。

伍君明說:“我和我的丈夫是1952年在速成識字班認識的。當時他是教員,我們下班以后,經常有機會接觸。我當時覺得他談吐、待人都比較好。”

夫妻二人在屯墾戍邊的同時,還把家里人接到新疆,扎根在了新疆。像這樣的家庭還有很多。隨著湘女與官兵的結合,新疆的軍墾事業逐漸進入了大發展時期。1954年到1966年期間,新疆的耕地面積由113萬畝增加到1212萬畝,工農業總產值增長了11倍。

《長沙晚報》退休記者江異曾寫下一首詞《江城子·宜紅柳似白楊》,將湘女屯墾生活的艱辛勾勒得活靈活現。“誰言大漠不荒涼,地窩房,沒門窗;一日三餐,玉米間高粱;一陣號聲天未曉,尋火種,去燒荒。最難夜夜夢家鄉,想爹娘,淚汪汪,遙向天山,默默祝安康。既是此身許塞外,宜紅柳,似白楊。”湘女們背井離鄉,將青春和熱血奉獻給了這片土地,60多年過去了,她們無怨無悔。“我從來不后悔,雖然有幾次病得都差點死掉,但沒有悲觀失望。”謝樹仁告訴記者。

“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以湘女為代表的入疆女兵們,她們在兵團各條戰線上發揮著聰明才智,為駐守邊疆,維護祖國安定奉獻了一生。原新疆大學人文學院院長管守新說:“八千湘女來到新疆,穩定了十萬大軍中很大一部分轉業軍人、兵團戰士。兵團穩定對新疆的社會、政治、經濟的發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如今的新疆,田陌連片、溝渠縱橫、草木林立、交通發達,一座座戈壁新城拔地而起,這些都與湘女的付出有著血肉般的聯系。60多年彈指一揮間,曾經笑靨如花的少女許多已經長眠于天山南北,但是湘妹子心憂天下,敢為人先,百折不撓的精神,將傳承給她們的下一代,甚至更下一代繼續完成駐守邊疆,保家衛國的使命。

撰稿:喻夢霖

文史專家:孫意謀 謝仲舒 李喬生

文國旺 黃沃若 徐拂榮 姜福成

你可能也喜歡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时时彩如何计算号码 极速时时彩计划稳赢版免费 pa099平安彩票网址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一116 内蒙古最新干部调整 大乐透周一走势图浙江风采1 浙江福彩网双色球走势图 最新时时彩软件购买 幸运5开奖结果走势图 十一选五计划软件app